河北这个泼妇把帮大姐都气哭了,真想揍她!!!

摘要: 看不一样的故事,分享不一样的人生

10-12 19:59 首页 保定热点


.






 

“浑蛋,我哪用酒喂过鹰,刚才给它们动手术的时候,灌的明明是壶麻醉剂啊!”钟离不可思异的大喊大叫。

 

“那你的装麻醉剂瓶子呢?”两人一齐问他。

 

“我找找啊,记起来了,刚才付长老向我借花露水驱蚊,于是我”钟离恍然说道。

 

“付长老呢?”几人忙问手下的魔教弟子。

 

魔教弟子指着僵坐在树下的某人,道“付长老好伟大,被上百只蚊子叮咬,硬是一声不吭,我们好佩服!”

 

长长的刺刀,黑色统一制服,右胸绣“轮”,左胸绣“回”,静静地趴在草丛里,一动不动。

 

“兄弟,再不动,我们就真的要轮回了!”某杀手冷冷道。



想说的!”他过了许久又小声的说道“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

 

第十章虐杀

 

离漠沙国最近的一个大城是齐业。

 

齐业城距漠沙国只有百里之遥,中间隔有险塞--黄沙关,齐业城的千年安定,全靠黄沙关固若金汤的保护,黄沙关的每一寸泥土,都浸满了抵御外敌的赤血。

 

新月如寒钩,悄然挂在树稍。

 

山道小树林中,篝火冉冉闪晃。

 

 

两只奇异的野兔一动不动,全身上下,一根毛都没有,赤裸的皮肤油光光的,周身飘出诱人的香味江小薇呆呆的坐在远处的一棵树下,冷冷的说道“沙仁平,前面二十里就是齐业城,我遵守诺言送你到此,以后我们再无任何关系。还有那个烤兔子的,你烤糊几只了,再烧焦,你自己去捉,不要求我!”

 

 

烤野兔的随从羞的脸色通红,手一摇晃,本已多处焦黑的兔子又掉进明火里,他手忙脚乱的从火中捡出,沙仁平对随从使个眼色,然后喝骂道“你个蠢奴才,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干什么吃的,回去禀报父王,砍你脑袋,愣着干嘛,还不快点擦干净,小心我杀你全家!”那随从吓的跪在地上,连声求饶。




新朋友长按下面二维码识别关注



首页 - 保定热点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