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香:你的案主就是你的小太阳 | 实务

摘要: 何姐回去后,我想了很久,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向她一样承受那么多,慢慢明白,社工助人过程中确实也在自助,有时候,你的案主就是你的小太阳。

10-12 07:31 首页 社工观察

个案面谈心得


文/大家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彭香

    

何姐(化名)是我今年的第一个个案,服务至今大概两个多月。她的基本情况为,和丈夫、女儿、母亲三人居住,母亲患有三级精神疾病,时不时容易复发,丈夫智力低于常人,女儿学习吃力,房租为低保房,收入主要依靠低保金,何姐本人因照顾母亲无法工作,丈夫最开始在某个小区做保安,拿着800一个月的工资,钱都用来买烟酒不时还问家里要钱,最近一个月失业在家。

    

我最开始接触何姐是通过探访,探访过程中了解到何姐存在家庭经济和情绪上的困扰,后继续跟进几次,同组长及同工讨论之后评估何姐适合开展个案服务。之后通过和何姐多次交谈及从居委处了解,何姐家庭经济存在很大困难,一直以来是她个人支撑整个家庭,但她仍然乐于参与社区活动,向社区捐赠书籍,不管见到任何一个熟人,都是一张笑脸。最开始同何姐还有家庭组的组长讨论之后,以何姐的需求迫切度为依据,制定服务目标为提高服务对象社会支持能力(服务对象因照顾母亲,整天难出家门,缺少朋友,亲戚来往甚少,社会资源支持力度极为薄弱)。


何姐最开始困扰的是过年前无经济能力为母亲买一块厚实的窗帘布遮风而产生诸多烦恼情绪,社工从同工处了解到,南方日报过年前有一个爱心资助的活动,通过同工介绍,我和南方日报夏记者取得联系,并顺利为何姐申请到1000元资助金,在这个链接资源的过程中,我一方面同媒体沟通,一方面对何姐情绪进行处理,通过社工的同理、倾听、尊重,眼神的鼓励,轻拍背部的安抚等社工技巧,缓解何姐因经济压力过大而带来的严重情绪问题。在处理何姐当前最急迫的经济问题之后,了解到何姐有一个一直困扰的问题:孩子学习成绩差。通过和孩子和何姐交谈,搜集资料,了解到孩子成绩差的原因有以下几点:第一,天生注意力不集中,稍微一有动静就不能安心做作业,第二,家中经济差请不起家教为孩子辅导功课,第三,何姐自身文化程度不高,对于孩子成绩无法提供帮助和监督。


了解各方原因之后,社工提供第二项服务,通过改善孩子学习情况,从而缓解案主问题,通过为孩子申请家综430课堂和周末一对一义教服务,帮孩子检查作业,辅导薄弱课程,针对其注意力差情况,对其进行注意力作业的练习,提供一个封闭房间让其单独写作业(社工首先同孩子交谈过,了解孩子不是不喜欢写作业,而是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受他物影响,从而与其形成一个约定提供单独空间给她),通过半月左右的服务,何姐说孩子比以前好些了,作业有几次会在十点左右写完,不像以前每天都要写到十二点。整体情况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

    

今天,我同何姐进行一个常规跟进,了解服务接受成效情况,何姐告诉我,近段时间丈夫没有工作了,还不停问家里要钱,也不理解自己,母亲也常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她,丈夫就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孩子,何姐说:“我这一生都是在为他们努力,我为了他们自己不能工作,家里大事小事都不要丈夫操心,当心母亲需要自己,时刻不敢离开房间,但是他们还都不理解我,有时候自己在想,我做这么多到底为了谁?”过程中,何姐眼睛湿润了,突然控制不住了,和社工说了自己的经历,16岁以前一直住乡下,没和父母住一起,之后父亲去世,母亲得病,其他姐姐都不愿意照顾母亲,只有16岁的自己承担起了照顾母亲的责任,从没做过饭到家里顶梁柱,从第一次看母亲发病躲在墙角到现在的处变不惊,一直以一种坚强的姿态生活,何姐告诉我,穷人孩子早当家,乡里孩子更是懂得坚强,以前很多次自己都认为自己撑不下去了,但是一步一步竟承担了10多年,很多时候自己自己扛不住时候,就会看看小说,小说是自己唯一能忘却暂时的东西。

整个过程,一直是何姐在说,我在间歇时候对何姐话语进行反映,澄清自己是否正确理解何姐意思,在恰当时候肯定何姐所做的一切努力,通过竖大拇指,拍打背部适时进行鼓励,我发现我自己被何姐的力量深深打动,除了微薄的语言,简单的鼓励,我发现我什么都做不了,何姐近期大概是压抑了很久,说了很多之后,心情仿佛轻松了很多,脸上又再次露出太阳般的笑容,她说她自己明白,自己的家人如果没有自己,那该怎么办,自己现在被人需要也是一种幸福,尽管很累,但是比那些孤家寡人还是幸福很多。何姐在最后很感谢社工,认为社工在过程中给予了自己很多力量“如果不是你们,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走!”我在最后回应何姐“人是相互影响的,因为有你,我发现自己拥有了很多正能量,你也给了我一个太阳,谢谢你,何姐!”


何姐回去后,我想了很久,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向她一样承受那么多,慢慢明白,社工助人过程中确实也在自助,有时候,你的案主就是你的小太阳。

 


首页 - 社工观察 的更多文章: